--若人生只如初见,我选择不再见面。

心理扭曲症

  H,最近得了心理扭曲症。   H知道心理扭曲不是症,但是H还是近乎于固执的这样说着。   H想,这一切要从开学前说起——H的遭遇。或许有人和她一样,但大多数是没有的。H称他为“窝囊废”(这个引号并没有别的意思,只是着重)。   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他和她吵起来了,他喝了酒,脏话连篇,甚至辱骂起她的父亲及刚过世的母亲。脆弱的她轻轻的啜泣,H很心疼,起身,去劝说他。走到里屋,屋里只有他和H的表弟。
  H靠在他身旁,说:她很不容易,为什么要骂她呢?你不 是还告诉我说不要惹她生气吗,那你又干了什么?他嬉皮笑脸的答应着,说:真是懂事了啊。然后H就感觉胸被捏了捏。抬头看他,还是嬉皮笑脸。
  H就像发疯一样拿起旁边得枕头骂:我操你妈逼,你干的啥屌事啊,你担得起父亲的责任吗!他往后退了退,脸上的笑容僵了。就这样看着H,听着,不说话。屋外的她听到,光着脚急急跑出来,脸上的泪痕还没干,失措的看着,劝说着。
  他好像也反应过来了,一声暴起,把H压在身下打。一拳两拳,H的头一次次的被打向一边,但她好像不知道一样,一次次的还击,眼睛倔强的看着他,在谴责,在辱骂,在伤心。H的手指甲不长,但很锋利,她没有将她的指甲对准他,而是用手掌推开他。他还是没有停手。
  耳朵里只有嗡嗡声和她的哭喊。很心疼,很不值。她劝,他说:滚开,就这样还指望孝顺,就怕老了她把咱扔在那里看着咱吃不着饭在那笑呢!
  他把她推开,她苦苦哀求,没有用。便用自己的身体护住H。他还是没停手,只是不往她身上打。她说:都是我的错,我以后再也不抱怨了,再也不提我娘了…都是我的错…   她把H护出去,以一种不容反抗的力道把H推出去。哀求道:求求你别说了,别说了。
  H坐在屋外的床上,关上门,听见他说:这就是我闺女,还指望着她养老,他就是这样养老,这样对他爹…H喊到: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我爸!真不嫌丢人!
  他又一次冲出来,想要再打H,她跑过来挡着他,说:你少说点,少说点!他大骂H道:你再也不是我女儿,真是白养了这个熊玩意!说着要往屋里闯,H使劲往外推,不让他进来。她挡着他说:你要打先打我!
  H在屋里笑,笑得很灿烂,H看着他,看他气红了眼,心里忽然很爽快。 H的表弟在门外看着,像是被吓到了,嘴巴半张,一动不动。她大叫:傻啦!快把你舅拉进去!表弟这才回了魂。经过H身旁,叹了一口气,责怪道:你能不能别惹你爸生气…H大骂:真是他妈的好男人,孝顺!哈哈!
   夜晚。他在大哭,说着后悔;她在劝说,说着冷静;H在聆听,听着外面的风云。
   第二天,H听到他走到外面,要调出昨晚的监控,然后一时无语。 她问:你还送她去上学吗?他噎了一下,说到:送她干啥,爱上不上!扭头走了。
  H在屋里冷笑。她感觉什么东西凉了。
 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半年,H和他没有什么交集。倒是她,劝说了几次,只是看不下H这么颓废,劝了几次没有用便不劝了。
  最后一次她劝H,是因为H说想要看一个心理医生,她说让H放下。H很不情愿的尝试着放下。因为她说夹在他们中间很难过,很伤心。
  一段时间她郁郁寡欢,H问她怎么了,她说,她又怀孕了,不知道要不要这个孩子。H慌了,她心里是不欢迎的,但是又不忍心伤害一个生命,而且打胎非常痛,她已经四十多了,生下来的风险也很大。H不说话。她也不说话。
  H问:你想要吗?她说:不知道,看看吧。
  H问:他知道吗?她说:知道,这种事必须跟他说。
  H叹了一口气。她说:有了这个孩子,他就会努力干活挣钱回来了。H看着她,觉得不懂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
  昨天,H听到她在抱怨,抱怨了好久,他从里屋出来,不耐烦的说到:爱做不做不做拉到,不做滚了,不是非吃这一顿饭!说罢回到屋里。
  H出来,看到她又哭了,提高嗓门问到:怎么了?熊毛病嘞,咱不给她生孩子了,你把这孩子打了!我不想要他了!
  H说着,看着她,她的脸色变了,变得哀求,她的眼睛告诉我:别说了。她把手里的菜放下,不容分说的把H拽出门去。他出来,她拽着门。他在屋里骂着什么,她又把门拉回来,H冷眼看着,觉得可笑。隐隐约约听到他说…孝顺…指望…
忍不住又笑了。轻轻说:你做好榜样了么?不过看样子他没听到。
  隔壁好事的男人想要凑热闹,问到:咋地了?H想:呵呵。八婆嘴。
  她说没事,就拉着H走远。
  H笑着笑着就哭了,先是啜泣,后来开始嚎啕大哭:我们不要他了,不生他了好不好,不要了……你把他生下来我就把他掐死!我不想要他了!
  她说:你敢!我看谁敢!
  H很气愤,气愤到浑身都僵了,连手指都愤怒到蜷曲,伸不直。妹妹跑过来递给H一块纸,H用尽全力才将左手打开,把纸收拢到手心里,狠狠的攥着。她拽着H走到屋后的小胡同里,H的腿只是僵硬的抬起和放下。这才开始平息。
  她说H固执,心理扭曲。H说都是他一手促使。
  H的同学和老师好像察觉,告诫H不要太过。
  H心想,又有谁能理解她呢?她没有地方发泄,就憋着,憋不住了,还是憋着,不敢跟她说,怕她又伤心。只能在网上,把心中的愤闷写下来,骗自己他能看到,他很生气,气到浑身发抖。
  可那又有什么用呢,不过是可怜的卑微的反抗罢了!

评论

© 怪力逗 | Powered by LOFTER